推广 热搜:

她低头,掩饰拉好衣领,撑起手想从床榻上起来,可脚还没落地

   日期:2021-04-14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三月里的天,似是有下不完的连绵细雨。昨个儿夜里还一阵噼里啪啦的雨打声儿,今日一早起来,就放了晴。    长信宫中,一排
  三月里的天,似是有下不完的连绵细雨。昨个儿夜里还一阵噼里啪啦的雨打声儿,今日一早起来,就放了晴。
  
  长信宫中,一排穿着鸦青色直筒长袍的宫女们手中捧着铜盆、香胰、方帕等洗漱用品,站在廊檐底下候着。早春的天还透着一股寒,她们又在门口站了快一个时辰。
  
  宫女们暗暗咬着牙,才克制住自己不去哆嗦,可那捧着托盘的手却是已经冻的青紫。
  
  三七捧着水盆走过来,瞧见这场面脚步顿了顿,她低下头,暗地里叹了口气。默不作声儿的推门往屋内走去。
  
  门刚一打开,迎面就涌出一股热气,早春的天乍暖还寒,屋内点了两个炭盆,三七走上前放下手中的水盆,拔了拔炉内的炭,‘噼里啪啦’一声响里面的火瞬间就旺了。
  
  她这才放下铁棍,擦了擦手往里屋走去。
  
  珍珠帘子撩起来,里屋内入目所见的便是黄花梨的缠枝大屏风,右侧放着梅花四扇梳妆台,黑檀镶百花的雕花架子上,摆放着粉彩花鸟荷叶边花瓶。
  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